<form id="79pxn"><nobr id="79pxn"><meter id="79px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ins id="79pxn"></ins>

          智庫中國 > 

          【智庫研究】王少國:拉美地區發展潛力大

          來源:經濟日報 | 作者:王少國 | 時間:2021-10-09 | 責編:申罡

          文 | 王少國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


          拉共體成立以來,大大推動了本地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,為各國創造出新的發展機遇。拉共體人均GDP居發展中國家前列,市場消費需求潛力大;全球經濟影響力不斷擴大,經濟結構脆弱性有所改觀;貧富差距擴大在較大程度上得到遏制,社會穩定性有所提高;努力推進科技創新,搶占產業發展制高點。但想讓拉美“山鷹”振翅高飛,跨越中等收入陷阱,還需切實將潛力轉變為高質量發展的動力。


          2011年12月2日至3日,拉美和加勒比地區33國國家元首、政府首腦或代表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舉行會議,宣布正式成立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(拉共體),這是地區一體化進程中的里程碑事件。作為西半球沒有美歐參與的最大區域性政治組織,其首要任務是通過獨立和可持續發展,在民主、均衡和社會公正基礎上改善共同體各國人民的生活質量。


          10年間,拉共體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、促進共同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,在加強團結和兼顧多樣性基礎上,深化地區各國的經濟一體化建設,大大推動了本地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,為各國創造出新的發展機遇。


          人均GDP居發展中國家前列,市場消費需求潛力大。該地區多數國家較早就進入了中等收入行列,其中一些國家已經步入高收入行列,穩居發展中國家前列。2019年,按照世界銀行的收入劃分標準,拉美33個國家中有10個跨過了高收入國家門檻,20個位于中上收入行列,2個位于中下收入行列,只有海地1個國家位于低收入行列。在世界國家和地區人均GDP排名中,拉美國家中巴拿馬排名最高,為第37位;海地排名最低,為第164位。拉美三大經濟體巴西、墨西哥和阿根廷的人均GDP分別達到10913美元、10493美元、15801美元。較高的收入水平決定了該地區較強的消費需求潛力,是不可忽視的世界市場。2020年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的情況下,該地區大多數國家的人均GDP有所下降,但隨著疫情形勢緩解,經濟正迎來強勁復蘇。


          全球經濟影響力不斷擴大,經濟結構脆弱性有所改觀。拉美經濟領頭羊巴西、墨西哥和阿根廷已建立起了較為雄厚的工業基礎,一些產業發展居于世界領先地位。這些國家的石化、礦業、汽車制造、鋼鐵、冶金、食品加工、電力等產業比較發達,其中,巴西的航空工業、石油開采和生物燃料產業,墨西哥的汽車制造,阿根廷的食品加工居于世界先進水平。阿根廷的核工業居于拉美前列。拉美地區礦產和油氣資源十分豐富,采礦業是多數國家的第一大產業,對世界大宗商品價格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,這也導致拉美經濟至今未能擺脫對初級產品的依賴,經濟結構依然相對脆弱,易受到世界經濟波動的沖擊,這也成為拉美國家不能穩步跨入高收入國家行列的重要原因。淡水河谷、墨西哥集團、智利國家銅業都是世界級的礦業巨頭,巴西石油公司和墨西哥石油公司為世界五百強企業。該地區農牧業發達,巴西、阿根廷等國大部分地區土壤肥沃,氣候溫和,適于農牧業發展。巴西的咖啡、可可、甘蔗、玉米、大豆等產量都居全球之冠。阿根廷是世界糧食和肉類重要生產和出口國,素有“世界糧倉和肉庫”之稱,其牲畜品種及畜牧水平居于世界領先地位。隨著拉美國家的經濟發展,該地區對世界經濟的重要性越來越大,目前,墨西哥、智利、哥倫比亞和哥斯達黎加4個國家為OECD成員國,墨西哥、巴西和阿根廷3個國家為G20成員,巴西為金磚國家成員。


          貧富差距擴大在較大程度上得到遏制,社會穩定性提高。拉美地區許多國家的基尼系數長期保持在0.5以上,貧富懸殊成為誘發社會動蕩的主因。進入21世紀,在經濟較快增長的同時,許多拉美國家致力于減貧和降低收入不平等,例如,巴西政府2003年開始實施“家庭補助金計劃”,向貧困人口發放生活補貼、鼓勵上學、提供醫療支持,惠及約5000萬人。墨西哥政府2002年實施“機會”計劃,2015年實施“繁榮”計劃,覆蓋到500萬戶家庭,約占全國家庭數的1/5,來幫助這些赤貧人口打破貧困惡性循環。一系列減貧政策的實施,有效減輕了本地區的貧困狀況,拉美貧困率由2000年的41.7%下降到2019年的27.8%,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,拉美貧困率又有所反彈。拉美國家還通過稅收、社會保障等再分配政策來縮小社會收入差距,基尼系數逐年下降,2002年至2014年間基尼系數年均下降1.0%,2014年至2019年間年均降幅為0.6%。貧困和收入不平等的減輕緩解了社會矛盾,為拉美國家營造出日趨穩定的經濟發展環境。


          努力推進科技創新,搶占產業發展制高點。在拉美國家的制造業領域,外資企業占據主導地位,集中在汽車制造、電子、航空、機械等產業,成為僅次于東亞地區的“世界第二工廠”。為促進本土企業發展,拉美國家政府注重本土企業的發展培育,以持續的科技創新提高企業競爭力,在一些領域逐漸取得了產業優勢,例如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在民用飛機制造領域、墨西哥阿爾法集團在汽車零部件制造領域均擁有很強的世界競爭力。近年來,巴西、墨西哥和阿根廷等拉美主要經濟體在新能源、電子商務、游戲、服務外包領域涌現出一批一流的科技公司。


          拉美地區的要素稟賦,使其成為一塊充滿生機、擁有巨大發展潛力的大陸,但想讓拉美“山鷹”振翅高飛,完成中等收入陷阱的跨越,還需進一步提高政府治理效能和體制效率,不遺余力地推進工業化和技術進步,不斷優化經濟結構,降低對初級產品生產和出口的依賴,加大濟貧力度,擴大地區內部和國際經濟合作,積極融入國際市場,切實將潛力轉變為高質量發展的動力。


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網站無障礙
          MM1313好大我受不了了

            <form id="79pxn"><nobr id="79pxn"><meter id="79px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79pxn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