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79pxn"><nobr id="79pxn"><meter id="79px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ins id="79pxn"></ins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原創推薦

          美國政府寅吃卯糧,債務危機將拖累世界經濟

          來源:中國網 丨 作者:韋宗友 丨 時間:2021-10-12 丨 責編:樂水

          韋宗友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

          10月7日,美國參議院民主、共和兩黨經過數輪討價還價,終于達成協議,同意將債務上限暫時延長到12月初,避免了可能拖累美國及全球經濟復蘇的債務違約。不過,這一暫時妥協既沒有解決已成痼疾的債務問題,也沒有消除美國的債務違約風險。如果兩黨在12月3日“大限”來臨前,未能就推遲或提高債務上限達成協議,美國政府將再次面臨政府關門和債務違約雙重危機。

          美國債務危機的前世今生

          債務問題,是美國的財政痼疾。自立國始,美國聯邦政府就一直飽受債務問題困擾,經常入不敷出,不得不舉債度日。二戰時期,由于巨額軍費開支,美國聯邦政府債務急劇攀升,一度高達GDP的100%,創下美國立國后的新高。二戰結束后,軍費開支大幅下降,聯邦政府債務問題逐漸好轉。但隨著冷戰爆發,軍事開支再度攀升,同時由于社會福利開支逐年增加,財政赤字和債務問題再度惡化,一直困擾歷屆政府。

          克林頓在執政后,將壓縮政府開支、減少聯邦財政赤字作為施政重點。同時受到新經濟蓬勃發展的刺激,美國聯邦政府逐漸擺脫財政赤字問題困擾,甚至一度出現財政盈余。然而,小布什執政后,由于“反恐”戰爭的巨額軍事投入,加之他在國內推行減稅計劃,美國財政狀況再度惡化。

          到奧巴馬執政時期,2007-2008年金融危機,中東反恐戰爭,以及國內大規模社會福利改革計劃三重壓力,讓聯邦財政不堪重負,赤字扶搖直上,超過1萬億美元。與財政赤字遙相呼應的是,到奧巴馬執政結束時,聯邦政府債務更是高達創紀錄的19.9萬億美元。

          特朗普執政后,大幅削減公司、富人的稅收,導致政府財政收入銳減。同時,受新冠疫情影響,美國經濟出現斷崖式下降,特朗普政府不得不緊急通過一系列疫情救濟和經濟紓困計劃,緩解疫情對美國經濟及民生的影響。但結果是,財政赤字急劇攀升,2020年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超過3萬億美元,聯邦政府債務更是突破20萬億美元大關。

          拜登入主白宮后,一方面要集中精力應對愈演愈烈的新冠疫情,另一方面要想方設法復蘇經濟,此外還要推行雄心勃勃的基建和社會福利改革計劃,因此,財政赤字和聯邦債務繼續攀升。2021年8月,聯邦政府債務突破債務上限28.4萬億美元,財政部甚至不得不通過拆東墻補西墻的“特別財政措施”,防止出現政府債務違約。

          美國政府債務上限

          早在1917年,美國政府就曾通過了聯邦政府債務上限立法措施,對聯邦政府的舉債行為進行法律約束。所謂債務上限或債務限制,就是聯邦政府能夠舉債的最高額度。此后,美國在1939年和1941年先后通過公共債務法案,進一步確立了聯邦政府的債務上限。

          一般來說,國會在確立聯邦政府債務上限時,會考慮到經濟發展和政府收支狀況,確立一個較高的債務上限額度,以便政府能夠獲得足夠的資金維持政府正常運行,不至于發生債務違約風險。

          但是,計劃總跟不上變化,國會需要不時提高或延緩債務上限,緩解政府入不敷出和寅吃卯糧的尷尬。據統計,1960-2017年間,美國國會先后78次提高了政府債務上限。2019年7月,國會通過2019財年兩黨一致預算法案,再次將債務上限延期到2021年7月31日。今年8月1日,國會將債務上限重新設定為28.4萬億美元。但是,受疫情影響,特別是拜登政府年初通過的1.9萬億美元經濟紓困計劃,導致聯邦政府赤字和聯邦債務繼續攀升,新的債務上限完全不能滿足需要。

          目前,盡管兩黨就延緩債務上限達成暫時協議,將債務上限延期到12月3日,同時同意政府獲得總額4800億美元的新舉債權。但是,如果國會未能在新的期限前通過新的延期或提高債務上限決議,美國政府的債務危機將直接觸發債務違約風險。

          債務危機的國內國際風險

          美國債務危機的本質,是美國政府為了政績或擺脫眼前困境,不顧財政狀況和經濟發展規律,寅吃卯糧,大舉舉債,導致天文數字般的財政赤字和聯邦政府債務,并引發聯邦債務違約風險。

          債務危機,對美國至少造成三重風險。

          一是可能導致聯邦政府再次斷炊停擺。根據美國兩黨一致政策中心的評估,如果聯邦政府不能提高債務上限,引發債務違約,財政部的收入只能滿足60%的聯邦開支項目。屆時,大批聯邦雇員的工資、老百姓的醫療、社保、食品救濟、軍人薪酬和養老金以及公共債務利息等,將無法得到保障,出現斷炊。一些政府部門也會因停薪或缺乏運行經費,被迫關門。

          二是拖累美國經濟發展。印鈔票和財政赤字,從理論上說,可以刺激經濟發展。但是,凡事有個度,過了那個度,對經濟發展的邊際效用不僅大大減少,甚至可能造成負面影響。拋開巨額債務的利息成本不說,大量發行鈔票,很可能直接觸發通貨膨脹,甚至導致滯脹,拖累經濟。當前,美國通貨膨脹壓力陡增,經濟復蘇舉步維艱,就是無休止發行鈔票的惡果之一。

          三是債務危機加劇美國國內政治斗爭。美國民主、共和兩黨,顯然都要為當前美國的巨額債務問題負責,但雙方都想把責任推給對方。債務問題,已經成為兩黨黨爭的利器。共和黨對當前民主黨人大力推進社會福利改革計劃及氣候變化議程,嗤之以鼻,認為這些“大政府計劃”只會進一步加劇美國政府財政赤字和聯邦政府債務,不愿意通過提高債務上限為民主黨人的社會福利計劃埋單。民主黨人則指責共和黨不顧老百姓死活,只為富豪服務,為了一黨之私人為制造債務違約風險。目前,雖然共和黨暫時同意延緩債務上限,但是期限只有兩個月,而且決議要讓民主黨承擔增加債務上限的政治代價。如果屆時民主黨內部未能就債務上限達成一致,或國會未能在規定時間內提高債務上限,政府違約將無法避免。

          美國債務危機也給國際社會帶來三重風險

          一是,美國寅吃卯糧的量化寬松政策,起到了錯誤示范作用。受美國多輪量化寬松和發鈔票的啟發,近年來,歐美等發達國家和主要經濟體,紛紛采取量化寬松政策,大量發行鈔票,希望以此刺激消費,引發了全球性的通貨膨脹,對全球經濟復蘇造成拖累。與此同時,全球債務問題也愈演愈烈,已達到創紀錄的300萬億美元規模,今年二季度全球債務已占全球GDP的353%。一些國家債臺高筑,不時發生債務違約,嚴重拖累全球經濟復蘇與經濟發展后勁。

          二是增加了國際金融市場的動蕩風險。鑒于美國債務規模及在全球經濟中的影響,一旦美國真的出現債務違約,將引發國際金融市場恐慌。屆時,很可能出現拋售美債、美股暴跌及國際股市動蕩局面,甚至引發全球股市和金融危機,給世界經濟造成重創。

          三是影響世界經濟復蘇。當前,受新冠疫情影響,全球經濟舉步維艱。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格奧爾基耶娃不久前表示,當前世界經濟復蘇面臨三大問題,經濟增長分化、通貨膨脹和債務問題。不難看出,其中兩大問題都與美國相關。美國巨額債務和國內通貨膨脹,不僅影響美國自身經濟發展,還拖累了世界經濟復蘇。一旦美國出現債務違約,將進一步加劇世界經濟動蕩,影響本已步履蹣跚的世界經濟復蘇。(責任編輯:樂水)

          網站無障礙
          MM1313好大我受不了了

            <form id="79pxn"><nobr id="79pxn"><meter id="79px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79pxn"></ins>